【华商网】放弃病重儿子救儿媳儿子出现好转 61岁父亲:谁愿这样决定?

发布时间: 2019-05-18 15:06:32   来源: 华商网

一头是昏迷不醒的儿子,一头是病情稍好的儿媳,救治费有限,抢救谁,放弃谁,生死抉择考验着延安一位61岁父亲……

一边是躺在家的植物人爸爸,一边是躺在医院的昏迷妈妈,往返老家和医院,看护谁,照顾谁,纠结了一位14岁少年……

延安市宝塔区冯庄乡贾庄村六旬老人陈立有欲放弃儿子救儿媳的故事引发关注。

5月16日,华商报记者与陈立有及陈岗之子陈强(化名)进行了对话。

热点聚焦

救儿子还是儿媳?怎么选都是刺心的痛

今年3月19日,陈岗、杨红燕夫妻俩在延安宝塔区红化沟口的租住屋里用煤炉取暖不幸一氧化碳中毒。

经医院诊断,37岁的陈岗脑死亡超过50%,急性肾衰竭,且中毒期间左胳膊因长时间压迫供血不足需截肢,在重症监护室一天抢救费要2万多元,医院两次下了病危通知书;35岁的杨红燕病情稍好一点,但基本处于意识游离状态,需24小时陪护,每天救治费1万多元。

61岁父亲陈立有告诉华商报记者,大儿子陈岗靠跑网约车赚钱养家,儿媳杨红燕给一家单位食堂帮厨,两个人一个月收入只有2000多元,要养育两个孩子(儿子14岁读初二,女儿7岁上一年级)。

面对两个生死未卜的重危病人,陈立有犯难了。儿子儿媳日子本来就过得紧巴巴的,哪有什么救命钱。陈立有和小儿子陈阳商量后一家人凑出8万元,加上陈阳在网上众筹的13万元,对于巨额医药费而言,这只是杯水车薪。

“如果两个都救,最后很可能一个都抢救不过来。”陈立有说,“要么都放弃,要么二选一。无论怎么选择,都是刺心的痛!”最终,他最艰难决定:忍痛放弃对儿子的治疗,把生的希望留给儿媳。“能救一个是一个!”陈立有悲切地回忆,当时做这个决定是考虑谁的生存希望大就救谁。

在医院救治近一个月后,4月上旬,陈立有把已是植物人的儿子陈岗接回家,他和老伴每日尽心照料儿子的吃喝拉撒和日常护理。

“5月9日,一直昏迷的儿子突然有苏醒的迹象。”陈立有告诉记者,卧躺在床的儿子虽然还是不能开口说话,但当老人提到孩子时儿子就会流下眼泪,老两口欣喜不已,仿佛看到了一丝曙光。但儿媳病情却开始恶化,一会儿清醒一会儿昏迷,无法说话也无法进食。

陈立有说,他深切地感受到活人的难处。“我没有更好的选择,只能再赌一把救救儿子。”

弟弟陈阳告诉记者,5月14日,由中国社会福利基金会发起的30万筹款待实际到账后将直接汇入医院对公账户用于专项治疗,哥哥和嫂子的治疗费暂时不用发愁,但后续治疗暂不好预计。

目前,延安市民政局已经启动救助程序,给予临时救助2万元,并为陈岗一家申报低保。

陈阳说,大哥主要由父母照顾。他和姐姐陪同嫂子的娘家人在医院看护嫂子。他现在既担心哥哥嫂子能不能最终挺过生死考验,也担心六旬的父母能不能熬过去。

对话父亲

儿子病情有所好转 提到孩子会流泪

3个月来,陈岗和杨红燕以及他们的家人经历了怎样的痛苦煎熬?5月16日,华商报记者对话陈岗的父亲陈立有。

华商报:你有几个子女?

陈立有:我们夫妻俩有3个子女,陈岗是老大,下面有个女儿,最小的儿子陈阳在外面开家具店。老大陈岗在我们身边,平时比较顾家,也孝顺。

华商报:当初决定只能救一个时,你心里是如何做斗争的?

陈立有:这个过程太难受了……儿子当时被下了两次病危通知书,在ICU一天救治费要2万多元,同时救两个太不现实了,最后只能决定保一个,我决定放弃病重的儿子,集中有限的钱救治儿媳。

华商报:如果儿子彻底康复,问起当初的决定,父子如何面对?

陈立有:他要是醒来应该能理解我的良苦用心,娃都是身上掉下的肉,哪家父母不心疼?但这个痛苦决定总得有人去做……

华商报:你当时的选择主要是考虑到病情和孙子孙女的将来?儿媳是否知道这个决定?

陈立有:儿子当时病情非常严重,治好的希望很渺茫,儿媳的病情稍好一些。同时救两个人的确有难处,所以才忍痛割爱把儿子放弃了,决定用剩余的钱救儿媳。把儿媳救过来,年幼的孙子孙女也有人照顾。儿媳意识不清,并不知道这个决定。

华商报:现在儿子病情好转,你后悔当初的决定吗?

陈立有:刚接回家时只能用针管将营养液注射到嘴里,现在他自己能张嘴。5月9号开始病情有所好转,我们提到孩子他就哭了。他能听懂我们讲话,但还不能开口说话。如果不是被逼无奈,谁愿意做出这种选择?况且,儿媳嫁到我们家就是我们的孩子,手心手背都是肉。当初只能是谁的希望大就救谁,我不后悔做出这种决定。

对话小孩

我愿替爸妈承受病痛

和六旬爷爷奶奶面临同样煎熬的,还有陈岗和杨红燕的一双儿女。

14岁的陈强告诉华商报记者,3月19日父母一氧化碳中毒时,他和妹妹因为住校躲过一劫。父母双双躺在病床上不能动弹时,他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奔波老家和医院之间照顾父母,为此他已经一个多月没去上学了。

华商报:你知道爷爷的决定吗?会不会埋怨爷爷?

陈强:知道,但爷爷有难处,我不会埋怨爷爷。

华商报:你怎么会决定不去学校而去照顾爸妈?

陈强:我已经14岁了,能帮爷爷奶奶照顾爸爸妈妈。再说我爸妈都这样了,我哪还有心思去上学呀。

华商报:老家和医院远吗?你怎么来回跑的?

陈强:爷爷家离医院有40多里路,我坐客运公交花7元车费就到了。我一般是在老家待几天,再去医院住几天,这样,爸爸妈妈就都能照顾上。

华商报:你是怎样护理爸爸妈妈的?累不累?

陈强:我会帮着家里人给他们翻身、擦身体、清理大小便,帮妈妈按摩四肢,我不会嫌脏嫌累。白天还能好一些,晚上在病床边坐在凳子上趴着打盹儿,不能睡死过去。

华商报:你对爸爸妈妈恢复健康有信心吗?

陈强:我有信心。我真的愿意替他们承受这一切,希望爸爸妈妈能快点好起来。 华商报记者 李华

来源:华商网-华商报

编辑:何媛